找福利、找无聊图、涨姿势、看电影尽在[兔豆网]
> 其他 >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第二十七章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第二十七章

其他

徐凤年和少女离开大殿的时候,迎面走来一对神仙眷侣的年轻男女,男子佩刀女子佩剑,俱是满身正气。

寺外老树系有两匹高头大马,两者耳鬓厮磨,竟然也是一对。

徐宝藻回望一眼寺庙高墙,没来由问道:“你觉得那对少侠仙子是跟菩萨求什么,求姻缘?”

徐凤年随口答道:“我猜是求平安。”

徐宝藻哦了一声,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随口问道:“为什么?”

徐凤年半真半假道:“他俩身上有杀气。”

徐宝藻顿时两眼发亮,“听说江湖上的侠义之士,都喜欢跟yin贼狗官魔头这三种人较劲,要不然盯梢他们,凑个热闹?”

徐凤年大步离去,“教你个道理,混江湖想要活得久,好奇心不能太重,热闹不能瞎凑,古道热肠不能太多。”


《雪中悍刀行》番外篇 第二章


徐宝藻嗤笑道:“好好一座江湖,正是被你们这些总喜欢明哲保身的精明人给弄脏的!也怪不得有人发牢骚说这几年的江湖,远远不如永徽和祥符那两座江湖有趣了。”

徐凤年淡然道:“再过几年,你就会听到又有人说那会儿的江湖,不如咱们当下的江湖有嚼头了。尊古贬今,历来如此。”

徐宝藻气呼呼道:“反正什么话什么道理到了你嘴里,就像往白水里浸过的饭菜,没滋没味!”

徐凤年双手负后,悠然自得道:“人间至味是寡淡啊,小姑娘你不懂。”

徐宝藻有模有样学着他双手负后,对那个背影做了个鬼脸,讥讽道:“老先生你最懂,最明白!”

徐凤年一笑置之。

秋高气爽,瘦湖水气与草木之香糅合,格外沁人心脾。

徐宝藻加快步伐,与徐凤年并肩而行,侧身望向他,之后她婀娜身姿如螃蟹横行,道:“你可知观水听声皆有三重境界?”

徐凤年笑道:“我只知道江湖武夫一品有四境。”

少女自顾自说道:“观水有三境,先观大江大河,奔流到海不复回,气势如虹,令人观之荡气回肠。”

徐凤年面无表情。

少女继续道:“再观湖溪山涧,趋于平缓,如人之弱冠转入而立不惑。最后观井水,大抵上是由动至静。”

徐凤年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受教了。”

少女开怀道:“古话常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想啊,要是在私塾寒窗苦读十载,那得耗费多少银两?既然如此,方才那些你借我买香火的钱,就当我还你了!”

徐凤年提醒道:“不要说买,要说请字。”

少女将信将疑道:“真有这规矩?”

徐凤年缓缓道:“爱信不信,心诚则灵。”

少女一番思量,决定先放在肚子里,记在自己的小账本上,她依然侧着身凝视他的侧脸,少女眉眼宛如画壁上天女的衣袂,“那你知道世间听声有哪三重境界吗?”

徐凤年笑道:“我只知道前朝有位文豪提及过,世间声音,以小巷少女吆喝卖杏花声为第一。”

少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摇晃,“错啦,卖花声只在第二重境界,最后一重应该是蝉鸣声才对,在爆竹声和卖花声之后,三者由喜至悲。”

徐凤年闻言后突然停下脚步,转头望向那座寺庙,自言自语道:“秋风杀尽人间绿,枯黄高枝,寒蝉凄切,第一层境界,世人嫌之嘈杂。二层境界,世人谓之悲伤。三层境界,世人敬之高歌……物有不平则鸣,且放声,给人间……”

徐宝藻默然无语。

徐凤年叹了口气,重返古寺。

徐宝藻问道:“丢东西在寺里了?”

徐凤年摇头道:“别的地方倒无所谓,可这佛门清净地,既然咱们碰上了,终归不能眼睁睁看着鲜血四溅。”

徐宝藻咋舌道:“寺内有血案发生?难不成是刚才那对侠义男女在替天行道?”

徐凤年叹了口气,“一看便知。”

下一刻,徐宝藻感到久违的御风凌空,睁眼后发现自己竟然半躺在他怀中,而他则坐在一根老槐粗枝上,居高临下望向古寺内的广场。

徐宝藻下意识剧烈挣扎起来,徐凤年皱眉道:“想看热闹就别动,谁乐意占你便宜。”

徐宝藻恼羞成怒,正要出声大骂这个色胚,结果被徐凤年抢先捂住嘴巴,眼神示意她留心墙内广场上的变故。

古寺墙内,大雄宝殿外刀光剑影,男子换气的怒喝声,兵器相交的金石声,女子震怒的娇叱声,此起彼伏。

年轻刀客和女子剑士背靠背而立,身上已经沾染多处血迹,既有自身伤痕,也有伤敌所致。

至今为止,还没有死人。

寺内的老僧和尚与小沙弥早已远远退散,刀剑无眼,唯恐被殃及池鱼。

一名都尉模样的披甲武将站在包围圈外,身边两排弓弩手依次排开,沉声道:“不光是这寺内,寺外还有高大人专程调遣给本官的扶陇郡五十精骑,劝你们最好束手就擒,事后交由官府治罪,本官保证能够帮忙通融一二,帮你们减去持械反抗和持械伤人两项大罪!”

那名气质雍容的秀美女子握紧剑柄,冷笑道:“一个小小的四品郡守,就敢私自调动军中步卒和精骑,公器私用,胆大包天!官官相护,蛇鼠一窝!当我是三岁稚童,会听信你的花言巧语?!”

那名身材魁梧的青年都尉扯了扯嘴角,眼神在女子丰腴胸脯上一扫而过,不以为然道:“原本这长春书院山主白文魁串联科举同年王举德,弹劾高大人私筑驿路一事,跟你刘姑娘有何关系?他王辅谧好歹是王举德的侄子,沾着亲带着故,加上白文魁告老还乡后收了他王辅谧做关门弟子,实在是容不得他当缩头乌龟。”

都尉一手负后,一手掌心抵住腰间刀柄,轻轻扭转刀鞘,“刘姑娘,看在早年你我在瘦湖湖宴有过一面之缘的份上,本官好心奉劝你一句,你祖上辛苦创下重剑阁这偌大一份家业,到你爹手上,已经足足传承八代,刘远逾在咱们扶陇郡,也算是数一数二的江湖高手,从来知晓轻重厉害,从不与官府作对,你做女儿的,坑害谁不好,非要坑害你爹?

实不相瞒,这小子那个在隔壁郡清水衙门当差的亲叔叔,在高大人派人登门后,已经幡然醒悟,将那道秘折从咱们亳州别驾大人的案头拿了回来。

但是别驾大人发话了,这桩破烂事,闹得满城风雨,多半已经入了方刺史的耳朵,若是没法善了,耽误了即将来临的京城吏部地方评,那么别说什么长春书院什么王举德,就是高大人和亳州别驾都得吃不来兜着走!”

姓刘的江湖女子怒斥道:“我就不信你们这群尸位素餐的狗官真能够只手遮天!他高至臻再手眼通天,我就不信方刺史会袖手旁观,假若方刺史还是无动于衷,那么我们东越道还有宋经略使和齐节度使!如果这两位封疆大吏仍是不管,那我刘婉清就去京城,去六部衙门,甚至去早朝朝会喊冤!”

那位年轻却手握实权的高大都尉面容冷峻,疾言厉色道:“刘婉清,愚蠢!”

那位江湖女子怒极反笑,“我愚蠢?总好过高至臻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以及你这些为虎作伥的军伍败类!”

年轻都尉叹了口气,脸上似有无奈,也有释然,眼神晦暗,既有上位者俯瞰脚下蝼蚁的怜悯,也有男人遇见出彩女子的炙热。

他转头望向那个扶陇郡公认文武兼备的王家幼蛟,冷笑道:“王辅谧,有人揭发你是逐鹿山余孽,老老实实跟我回衙门一趟吧?”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请关注WX公众号“qtfyfuli”获取。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其他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