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福利、找无聊图、涨姿势、看电影尽在[兔豆网]
> 门事件 > 再见了,爱吃肥肠面的赤井美月

再见了,爱吃肥肠面的赤井美月

门事件

我曾经在一家名为ebod339的面馆工作过,在那里做面条师傅。

很多人都喜欢吃我做的面,特别是一位名叫赤井美月的女孩,她几乎每周都要来吃两次。

每当她来时那清脆的声音响起:你好,我要一碗肥肠面。

我就有了力气,一跃而起,将面熟练的放到锅里。

赤井美月有一双大眼睛,经常素颜,有时候会涂着唇膏,化那种咬唇妆。

我为她做好面,在放肥肠的时候,总是会放很多。

旁边的男生看到后很有意见,埋怨:给了同样的钱,为什么她的肥肠那么多?

赤井美月羞涩的给我一个俏皮的微笑,低下头慢慢的吃。

我望着长发披肩的她,温柔地说:慢一点,小心烫。

隔壁卖炒粉的师傅会借机笑我:切,你不应该说小心烫,你该说小心肝。

我不在乎这些闲言碎语,我目光穿过人群看着那位坐在不远处的女生,轻轻的品了一口汤,让热汤湿润了嘴唇,她从帆布包里掏出纸巾,对着镜子擦去唇上融化的唇膏,确定妆容没花。

那白色纸巾上淡红的唇印像花瓣一样。

赤井美月挑起一根面,把小嘴嘟成花瓣样的形状,轻轻的吹着令人羡慕的那根面。

她吃的时候总是很小口,一手捏着筷子,另一手捂住胸口,像是怕春光外泄,又像是怕风儿吹到她衣服里面去一样,其实我知道她是为了不让汤水溅到衣服。

老板有一次狠狠的批评了我,说我给别人盛的肥肠太多了,之后他就把盛肥肠的大勺换成了小勺。

也许我和她不会有更多的互动,除了付钱时那几秒钟,有着眼睛的互视。

然而我俩的缘分未尽。

在学校下面有一个驾校,我平时没事于是就报了名考驾照。

练车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我和她是同一个教练。

赤井美月笑着和我打招呼,灵动的大眼睛,目光扫过我脸上每一寸肌肤。

我低着头看着她脚腕上的饰品,看着她那别致的系鞋带方法,看着她运动鞋和小脚丫之间白色的船袜边缘。

我们渐渐的熟悉了起来,她告诉我她的专业,还秀她流利的英语。

这成功的加重了我的自卑感。

赤井美月敏锐的察觉到了我的情绪波动。

于是夸我做的肥肠面好吃,还略带羞涩的表示给她每次盛的肥肠都很多,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心跳得很快,她轻柔的小声地说谢谢你啊,打破了我沉默一分钟的尴尬。

我们彼此加了微信,一天傍晚她给我发了一张图片,说在校园的某个地方,在举办校园晚会,她会表演节目,问我去不去看。

我激动的答应了。

月光下的她是那么的灵动,随着音乐在台上跳跃,青春的气息洋溢在夜晚的空气里。

我拿着手机全程拍摄,可是那5.5寸的手机屏幕也框不住她,赤井美月忽而左忽而右,舞风潇洒,动作飘逸。

后面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一位男生上台为她送花,还拥抱了她,台下的同学阵阵欢呼。

我抬头看天上,星光黯淡,月亮也被乌云遮挡。

她依然来吃肥肠面,只不过现在和一个男孩一起。

我看着她俩并排的碗,心里如打翻了醋瓶子。

我不再看不远的地方坐着的她,看他们坐在一起如何吃饭。

我故意错开和赤井美月练车的时间,也设置了不看她朋友圈。

因为那恩爱的照片让我看了连饭都吃不下。

此后的厨师生活是如此的单调,到了冬天,学生们也放假了,我告诉老板我要辞职了,以后不再做面了。

老板专门找了一个铜盆当作金盆,说是当成金盆洗手。

那天,我俩喝了很多酒。

清晨,我背着行李,看着被霜冻的草丛,树上的冰雪闪烁着晶莹。

车来了,我也要离开这个让人不舍的地方了。

透过车窗看着那渐离渐远的地方,心中莫名的伤感。

再见了,我曾工作过的ebod339面馆,再见了,爱吃肥肠面的赤井美月。

啊哦,内容不小心丢失了,我们正在寻找,你可以看看其他的哦[兔豆网]!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请关注WX公众号“qtfyfuli”获取。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门事件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