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福利、找无聊图、涨姿势、看电影尽在[兔豆网]
> 影视资讯 > 这些定格动画在逐帧画面中追寻所爱

这些定格动画在逐帧画面中追寻所爱

影视资讯

搬着小凳子围在露天电影院面前,卡顿的画面伴随着夸张的语言闪印在观众脸上。

1980年的那个夜晚,阿凡提以木偶形象出现在银幕上,那段迟缓、模糊、甚至略带卡顿的画面,留在了那一代人的记忆中。

定格动画

直到今日,看到头缠包布、身骑毛驴的形象,不少人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还是80年代的那部木偶定格动画《阿凡提的故事》。

作为国内定格动画的代表之作,它曾入驻过无数人的孩童时光,也曾定格过无数人的动画记忆。

1、静态定格、动态真实

剪刀穿梭在层层迭迭的纸张之间,转瞬一个个各具形态的剪纸人物落入娄中。

双手翻动将几个“主人公”拾起,将其摆放至对应的场景中,再根据脚本不断改变他们的动作、神态。“咔嚓”不断响起,一张张剪纸也从照片变成了立体画面,一部剪纸动画就此诞生。

定格动画

制作定格动画的过程

手工制作动画角色与场景,再通过一帧一帧地拍摄后将其进行连续放映,这是剪纸动画的制作过程,而和其相似的还有黏土动画、手绘动画等一系列定格动画。

起源于十九世纪美国的定格动画,因其独特的拍摄方式和视觉效果又被人们称为“逐格动画、停格动画”。

随着二维、三维动画的发展,定格动画出现在银幕上的频率逐渐降低,但它仍以其独特的魅力在动画领域占据着重要地位。

追溯至上世纪,让人们印象深刻的《阿凡提的故事》、耳熟能详的《神笔马良》、再到现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些题材新颖的定格动画。

它们最大的特点往往就是他们的制作过程:纯手工制作的拍摄材料、逐帧拍摄的画面、成比例缩小的场景,“触手可得”的真实感到处都充满着制作人手掌的温度。

定格动画

神笔马良

2007年英国广播公司播出了一部名为《小羊肖恩》的黏土定格动画片,这部没有任何台词的哑剧,却以其特殊的停顿感给电视机前的观众带来了独特的体验,也由此打开了全球范围内的一股定格动画热。

在影片播出之后,《小羊肖恩》因其内容精良、制作用心获得了第73届奥斯卡最佳动画奖。在不少人看来,这部剧真正让群众认可的不是它令人啼笑皆非的桥段,而是它每一帧画面的真实和流畅。

《小羊肖恩》虽仅有13集,但其背后的创作却让制作团队忙的不可开交。

导演查理德·格勒佐维斯基就曾表示:“普通的动画是每秒24帧,然而定格动画是每秒4-5帧,因此我们每秒需要拍摄成百上千张照片”。

定格动画

从手绘到粘土制作,再到摆拍及后期剪辑,为了确保真实度和流畅感,20多名制偶师平均一天最多只能拍出2秒的画面,完成这部动画,耗费了查理团队3年的时间,而这其中的乐趣,只有深入其中制作的那一刻才能感受得到。

2、在真实和温度中找到归属

“与其说定格动画是动画的一种形式,不如说是动画中的艺术。”在ZY美术学院影视动画专业的语光看来,定格动画所被赋予的内涵绝不仅仅是动画本身,每个爱好定格的人都能在定格动画中找到自己的归属。

作为一名从土木专业毕业的理工男,哔哩哔哩动画up主“利利那TD25”(以下简称利利那)从未想过自己会踏入定格动画这个小众的领域。

定格动画

大学时期,利利那一直对定格动画抱有极大的兴趣,但因为与专业无关,利利那只能依靠零碎的时间自己学习。

从拍摄到剪辑,利利那用了两年的时间去探索定格动画的神奇:“主要是看一些大佬的创作,研究他们的花絮及剪辑手法,然后自己再进行学习”。

从策划到剪辑结束,利利那的每一条视频虽只有短短的两分钟,但却需要5-10天的时间来拍摄,每天的工作时间更不低于10小时。

定格动画

利利那TD25的视频截图

但现在这些对于他来说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创作题材的特殊性才是利利那最为担心的事:“我做高达模型视频,必然是高达粉丝看,很难吸引不看高达的人,这就限制了视频的传播广度”,目前他也正计划着该如何破圈吸引更多的观看者。

而“画画的小刘”(以下简称小刘),则是他需要观察学习的一位日常生活类up主。

一双修长的手在桌案上来回移动着,画出了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再将它们裁剪、上色、最后进行多角度的拍摄,这些场景就是小刘的日常,从吃火锅到摊煎饼果子,这双手创造了视频中一个又一个的小世界。

定格动画

温暖的色调、治愈的画风、创意的思维,吸引着过往的漂泊旅人。“好治愈的画风,谢谢你能为我们带来这么好的作品。”小刘种种贴近生活的视频让不少观众产生了共鸣,色彩丰富的剪纸让观众感到活泼有趣,舒缓的配乐带给了他们全身心的放松。

最重要的是,视频中的“烟火气”在治愈了观众们的同时,也治愈了回到家后一身疲惫的小刘。每一次制作与剪辑、观众的每一次鼓励,对他来说都是一场特别的体验。

定格动画

画画的小刘B站视频截图

“当你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永远也不会觉得累,因为喜欢,所以更多时候是觉得在玩。”利利那和小刘一样,靠着一股热爱坚持到了现在,于他们而言,定格动画的艺术性大于变现能力,创作者们都是靠爱在发电。

3、用手艺定格童年

2020年6月,哔哩哔哩动画上线的一部定格动画短片《风雨廊桥》引起了不少70、80后的网友感慨:“这不就是我童年时看的动画片吗?”在那个定格动画铺天盖地的年代,定格动画是童年的象征,是放学后、下班后治愈所有不愉快的宝藏。

定格动画

然而,伴随着二维、三维动画的崛起,定格动画因其古老、原始的创作手法而逐渐淡出了动画领域。

“我挺不喜欢制作定格动画的,不但要准备一堆原材料,还得一帧帧地摆拍”,正在学习动画制作的阿哲在谈到定格动画时,最大的感受便是麻烦。

除了阿哲,其他不少动画专业学子也对古老的定格动画表露出了排斥心理,就连小刘也是如此:“曾经学习定格动画专业的同学没有一个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包括我本人,也只是在工作之余拍一拍而已。”

定格动画

定格动画制作过程

古老、制作繁琐、观看者少……在3D技术的冲击下,兼具温度与情怀的定格动画慢慢退出了大众的视野。

但自媒体“动画学术趴”却发表了一篇文章对定格动画进行了高度评价:“定格动画与其说是一种拍摄手法,更不如说是一种极致的‘工匠精神’”。

在大多数定格动画制作人看来,定格动画蕴含着的不仅是最具现实感的表现形式,也是一种独特的艺术美学。在这个不缺乏视觉特效的时代,定格动画制作者更像是“手艺人”,以工匠精神“定格动画要么别做,要么就做出精品”对带着每一个角色和画面。

定格动画

将主人公摆放至对应的场景中

“大众的事物都是从小众演变而来的,人们在适应了一个形式之后,往往会拒绝去创新新的形式。但在互联网技术普及的当下,我相信定格动画一定能以新的形式再次迸发出它旺盛的生命力”。

面对定格动画正渐渐没落的现状,小刘始终满怀信心,因为在每一位热爱定格动画的人眼里,每一次摆拍,定格的不仅仅是一个画面,更是一代人的童年,而童年,永远存在。

由于直接放出会被删除
请打开微信搜索“飘花网”或“piaohua8”关注公众号获取
微信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影视资讯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