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姿势、找无聊图、看电影尽在[兔豆网]
> 门事件 > 评《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滚蛋吧,外甥

评《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滚蛋吧,外甥

门事件 来源:鲁不逊 量子学派

二舅,让互联网再一次撕裂。

一个世界感动莫名,另一个世界愤怒不止。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彼之鸡汤,吾之毒药。

彼之泪水,吾之浊醪。

薛定谔方程的确连续,没必要坍缩了,这就是一个平行世界。

二舅

然而,众声喧哗,二舅无语。

一切都是外甥说了算,十一分钟的视频,二舅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悲喜由你,自身无法诉说。

总得让人说一句话,表个态:

滚蛋吧,外甥。

尊重每一个个体,但别歌颂苦难

尊重每一个努力和认真活着的个体,但别歌颂苦难。

在大时代面前,个体很脆弱,每一个努力活着的个体都值得尊重。

时代的一粒尘土,压在个体身上,就是一座山。

二舅

当个体被时代的尘土碾压时,需要的不是歌颂,而是反思。

作为普通人,是不是就只能默默承受时代的碾压?

作为普通人,是不是只有“天才少年”的不幸才值得歌颂?

尊重个体的二舅,但不尊重这种标本的塑造。

二舅岁月静好,周颉才能在朋友圈撒欢

二舅在负重前行,周颉在岁月静好。

当二舅被岁月静好,周颉们才能在朋友圈肆意撒欢。

认真活着的人,其实不需要观众。

需要观众的人,都是因为有他人在负重前行。

周颉们三十岁不到,名下就有6套房产。

二舅一身残疾,还要养护他人。

这个时候,还在假装岁月静好,那么邪恶就会在人间狂欢。

艰难的二舅,凝视的外甥

很多时候,他人只是在凝视!

不管文字如何美好,二舅的生活是艰难的。

不管外甥如何表示共情,却与他站得极其遥远。

痛苦是写作的源泉,但一定不能是你的痛苦。

二舅的苦,果然成了外甥的艺术源泉。

二舅

自己的精神内耗,却要二舅的苦难才能治好?

二舅的存在竟然不是为了自己,这难道就是二舅存在的价值。

别凝视二舅,请帮助二舅,外甥。

否则,滚蛋吧,外甥。

后浪与二舅,怎么如此相似

还记得2020年的“后浪”吗?

视频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励志、热血,

像是长辈对晚辈们的夸赞与祝福。

二舅

但虚伪的表演,让以偏概全的例子更显造作。

假装的乐观,让那些挣扎在生存线上的孩子更加难受。

今天的二舅,是不是和后浪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种在红肿伤口搔痒的感觉,扑面而来。

二舅本是被踩碎在墙角的黑色瓦砾,

小破站你非要给它刷上一片腮红呢?

不追问苦难的原因,那就是巨婴

“年近九十的老人,依靠捡垃圾来维生”,被歌颂为“没有理由不努力”。

“每天坚持开直播,只为了给自己治病”,被歌颂为是“敬业”“自强不息”。

二舅

小时候看新闻,看到边远山区的孩子,跋山涉水走上几十里山路上学。

坐在电视机前的你,感动,流泪。

这些故事听得少吗?

可年龄大了,难道就不应该想想,原因是什么?

如果仅仅像与五岁的时候一样感动,那是不是巨婴?

不要消费苦难,而要消灭苦难

面对苦难,自力更生的二舅的确值得点赞。

但苦难不值得骄傲,消灭苦难才值得骄傲。

改革开放以来,消除几亿人的贫困,这值得骄傲。

如果哪一天,还在歌颂贫穷,那就是愚昧反智。

二舅

苦难是逼不得已,不要消费苦难。

苦难是社会毒瘤,我们要消灭苦难。

眼泪不能消灭苦难,制度才可以

如果你只是借别人的故事一哭,与外甥借二舅的痛比照幸福没什么区别。

在中国的角落,还有很多这样的“二舅”。

他们聪明智慧,他们勤劳刻苦,

他们善良孝顺,他们任劳任怨,

但他们拼尽了全力,他们忙碌了一生。

二舅

但生活依然困难,人生毫无改变。

必须有更好的制度和体系,让这些人幸福快乐。

个体的眼泪毫无意义,那只不过用来浇你心中的块垒。

让二舅赚点钱,比较重要

制度的事情需要时间,体系可以慢慢建立。 

现在最迫切最紧要的,就是让二舅赚点钱。

二舅干的木工活,很明显在这个时代落伍了,赚不了几个钱。

二舅年龄也大了,需要留点钱养老。

而且姥姥年龄那么大,还是二舅在负责。

太需要钱了,二舅开直播才合理。

趣店罗老板有的是钱,打赏肯定是百万级的。

一个负责任的外甥,如果不是熬鸡汤,这个时候应该在乎的是脸面?还是二舅的余生呢?

这世界最快乐的人是谁呢?

这个世界上第一快乐的人:

是不需要对别人负责的人。

第二快乐的人:

是从不回头看的人。

以上这些话完全不对。

这世界第一快乐的人:

是从二舅的苦难中品尝出自我幸福的人。

第二快乐的人:

是庆幸自己没有成二舅实际就是二舅的人。

警惕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症,是指被害者爱上苦痛之源。

在这种症状下,人们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网友们歌颂二舅,在歌颂之余自我感动。

这些给予的一丁点“善意”,是对苦难的“恩赐”,也是对苦难的麻木。

在一场“敬二舅”的狂欢后,还剩下什么?

只剩下外甥那句“又生在一个充满机遇的时代,我理应度过一个比二舅更为饱满的人生”。

有时候苦难是没有办法,这不值得回味。

但有些人,却偏要从苦难中找出一些乐趣来。

将个人悲情归于宏大叙事

将苦难归于命运,这是无奈的不幸者的自我救赎。

将艰难付诸天意,这是古老专制时代的主流叙事。

不能帮忙解决问题,就把问题推给苦难者自身。

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问题,谁叫你上辈子不乖呢?

二舅

如果一个人遵纪守法,认真工作,但却一直遭遇苦难。

那就要思考,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个人悲情不必归于宏大叙事,但应该有反思的权利。

毛姆说:苦难无法使人更高贵,反而使人更卑微。

所以,旁观者不要去歌颂苦难,而是应该消除苦难。

尼采也说:受苦的人,没有悲观的权利。

所以,对于苦难的个体来讲,的确应该再鼓起勇气。

这个视频解读已经有点走样了,感动,反感动,反反感动……

其中一个解读最为奇特:二舅只是想告诉我们一个答案,不要乱打针,特别是第4针。

作为一个数学爱好者,我对二舅有另一种看法:

这个要用微积分来解释,这世界不只有一个二舅,每个村都可能有一个二舅,每一个二舅dx都是一个微分,每一个微分f(x)都有一个自己的故事,从这些故事里我们能求出导数,找出规律寻求原函数(命运原因),最后积分就能得出这些人的总体命运。

二舅

这种命运一定悲凉,歌颂就是一种恶。

所以,滚蛋吧,外甥。

最后来看看针对《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网友们的评论。

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量子学派

由于直接放出会被删除
请打开微信搜索“兔豆”或“toooodou”关注公众号获取
微信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这些门事件文章感兴趣